csct003

添加时间:    

在11月5日的演讲中,王戈宏也抛出他对行业的深远焦虑,“这个行业有几个重要的财务数据,投资人一定会看投了多少钱出去,多少年回来。好的企业是6至8年回本,由于大家在抢楼,这个行业所有回报期可能在10年以上,投资人会偷10年以上回本的企业吗?不会,因为我们不是阿里,不是腾讯,这很可怕。目前爆雷的所有公司,就是运营型现金流无法支持规模扩张。没有钱的企业,真的不知道下一步怎么做。”

这家A股已上市公司可能会被按照200亿市值类比,进而成为价值洼地。当然,也不排除,那家科创板的公司会在被短期爆炒后,参照这家A股价值回归。这样的机会,或者风险,在优先登陆科创板的七大领域、三类企业中,也不是个案的存在,如果投资者能独具慧眼发现独特的机会,相信会有不错的回报。

事实上,市场早已在按此预期对上海新阳价值发现与定义了。而类似的例子,当然不只上海新阳一家。再次,是科创板上市公司的市值水平,会带动跟这些公司技术或业务类似,并已在A股上市的公司价值重估。举个例子。如果一家以人工智能韭菜收割机为核心业务的公司,在科创板上市并被做到了200亿市值,而A股已经有一家同样业务并在技术和业务上不比这家科创公司差的公司上市了,但其市值才100亿,机会便出现了:

二是严监管的金融政策,去杠杆是非常正确的。但是我们有些政策,特别是在中国现有的体制改革没到位的情况下,严监管对民营企业带来的伤害比较大。2013年民营企业投资占贷款比例是提高的,13年之后,民营企业占整个贷款比重下降,国有企业贷款比重反过来。这几年民营企业靠表外业务,靠委托代表,信托投资,小贷公司,严监管管的就是表外业务,等于是把过去民营企业正常的融资渠道给切断,这个政策对民营企业的伤害比较大。现在正在做一些调整和改变,下半年特别是11月1日总书记讲话以后,这个政策已经作出一些重大调整。

责任编辑:白仲平杨伟民把脉中国经济:复盘2018,求道2019来源:金羊毛工作坊导读:2018年收官在即,面对经济下行压力,呼吁再刺激和再宽松的声音再起。凯恩斯这幅药,我们还会继续用么?刚刚从中财办退下来的杨伟民主任给了我们清晰的答案。面对经济的结构性失衡、房地产高企的泡沫风险、制造业的空心化危机以及宏观调控政策实施过程中的失当之处,杨主任有话说。

云米科技上市以来,引起市场高度的并不是技术本身,而是有几个典型的事件:一是今年AWE的侵权事件,引发业内高度关注;二是上市融资时,被曝出经营现金流为负;三是不断推出低价产品,消费者开始给云米科技贴上低价的标签。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云米科技实现净利润7029.1万元,经营现金流却为-1788万元,公司营销费用则从上年同期的3242.2万元大幅增至1.47亿元。

随机推荐